和30岁没有性生活的妹子聊了聊,她们竟然告诉我这些!

心之助(微信:xinzhizhunvxing)

文丨云杉

来源丨等人这会儿(id:dengrenzhehuier)

心悦君:

如果一辈子只跟一个人睡过,会不会觉得亏了?

我没有性生活碍着谁了?

 

前一段时间要过28岁生日,我有点儿阶段性焦虑,拉着闺蜜长吁短叹地讨论人生。说着说着对面妹子突然嗤笑一声,说你犯什么病,就是荷尔蒙分泌不稳定了,赶快去交个男朋友结束你的处女生涯,要不就去约个炮。

我当时就懵逼了,心想我是处女招谁惹谁了,我还觉得自己是个大胆张扬的新时代女性呢,凭什么就要被你想低了。

我决定和没有过性生活的妹子们去聊聊,想要知道她们对现在这个世界是怎么想的。

“我对性有点恐惧”

R今年27岁,在互联网公司工作,去年年底刚和相恋七年的男朋友领了证,准备今年五一办酒。到目前为止,两个人还没有过性行为。

“其实我并不怕结婚,我是怕结婚之后就躲不过去了。现在我可以跟他说婚礼以后才算是正式结婚,然后才可以那啥,但是婚礼之后就没有借口可以躲掉了。”

R和她先生感情很好,彼此都是对方的初恋,日常的相处非常亲密。虽然还没有住在一起,但她先生已经常常在她家留宿。所以在得知他们还从来没滚过床单的时候,我其实是非常惊讶的。

“你到底在怕啥嘞?”我问她。

“我觉得人尿尿的地方,让别人进到你的身体里头,特别脏”。

“那不是一个地方”,我纠正她。

“诶呀你干嘛要问这种问题,我为什么要和你聊这样的话题呀!”她非常尴尬,大声嚷嚷。

“家里就从来没有这方面教育”。

R成长在一个大城市的家庭,但是家里的观念意外的保守,以前在家里看电视的时候,出现亲热的镜头,哪怕是有亲嘴的画面,家人都会立刻换台,或者可以捂着孩子的眼睛不让看,所以R说她本能的就会对这种事比较避讳,觉得是不好的。

“我直到大学的时候都不知道结婚之后就得有夫妻生活。我就觉得那事儿的目的就是为了生孩子,生完小孩儿就没事儿了。大二那年有一次晚上失眠,听见我爸和我妈那啥来着。然后我就特别生气,第二天我就发无名火不理他们,觉得他们两个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。”

我突然想起《廊桥遗梦》里,弟弟在得知母亲的婚外情之后,震惊到无法接受转身离开,他说:

因为是独生子,所以,自己就像……家里的王子。潜意识里总认为,自己的母亲不该有这种激情,因为她是母亲。

而母亲这个角色,似乎本来就是没有性欲的。

我尝试在自己脑子里YY了一下,想着将影视里那些情色的,激情的感官世界,和自己充满正经和琐碎的家庭拼接在一起。

只是想了一下就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好像触发了某种违反伦常的禁忌。

“我想把第一次留给婚姻”

W今年28岁,她有一副大家闺秀的尊贵气质,脾气也是极好,研究生毕业之后去当了老师,眼看着追她的人前赴后继,但是她迟迟没有合适的交往对象,我问她是怎么想的。

“我谈恋爱都挺慎重的,我希望恋爱就是能够开花结果的,而不是一种冲动。”

在W眼里,性是对感情的认可,而与之密切相连的就是婚姻。婚姻是一件神圣的、社会性的人生规划,是升学通关、工作进阶之后必然会面对的新的副本。对于婚姻的预热期——恋爱,她也是抱有对婚姻同等的重视,也相信童贞是对婚姻尊重所应该付出的道德约束。

“我自己的原则是反对婚前性行为。我觉得南方的观念还是很传统,很看重女生的贞洁的,我身边的处女很多,身边的男生也会珍视处女。”

在和W聊天的过程中,“传统道德”这个词反复出现,透露出一种对于“第一次”这件事的神秘尊崇。虽然说目前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对象让她也感觉有点焦虑,但是她并不准备放弃自己的原则。

 “(对于性行为)也会期待啊,我也希望把我的第一次给一个喜欢的人,但是又害怕万一以后出现裂痕不是很伤心,也会担心未来老公在意这件事。”

 

“不是耍得开的就不要学人家性开放”

“现在我们都算奇葩了”,S说。

在大学毕业7年的同学聚会上,有男生戏谑地问“在座还有人是处吗?”她就举手说我就是啊。当场的同学就全部傻眼,S说你们看我干嘛,这是我的选择。

“因为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,不是耍得开的就不要学人家性开放”。

S有一个交往了好几年的男朋友,但是她一直很坚持要等两个人在婚事确定了之后再去滚床单,我问她,如果一辈子只跟一个人睡过,会不会觉得亏了。她特别迅速干脆地回答我“不会”。

她认为如果有两个以上的性伴侣,就会比较,这样比较容易不幸福。

“这种事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。而且一辈子只有一个人,想想还有一点浪漫。”

 

“感觉我已经错过了‘犯错误’的年龄”

和Y聊天,她总是一言不合就开车,闪亮亮的眼神总是能把她身边的汉子妹子撩得面红耳赤。所以在知道这姑娘其实并没有真刀真枪地干过之后相当崩人设,再听她开黄腔的时候总有种跳痛感。

问她没滚过是啥情况,她怒道“有人可以滚当然就去滚了!”

男朋友她倒是交过几个,最近一个还是在学校的时候,那个男生眉清目秀,1米9几的个子,特别符合颜值党Y的审美。“但是他是真的不敢睡我,我觉得也不能勉强,那就算了吧。可是老娘也不会缠着他对我负责啊。怂逼怂的,这有什么不敢睡的,还要我给他立个字据吗?当时还蛮想睡的,可是这个怂逼不干脆不彻底,想得太多。”

Y今年24岁,身边的朋友基本上没有都有过性经验,她表示曾经被朋友问的很死最后承认了自己没经验,导致“出现了跟朋友的交流障碍,严重阻碍了我讲黄段子,每次一讲就有人在旁边说‘呦,你这学习能力挺强啊’”。

有个在微信上满嘴讨论FUCK的微信号“洗奶娃” 说过什么20岁如果还没破处,就很难破处了之类的话:“闺蜜饭局聊天,一听你还是处女,妈呀,用别样的眼神看你,然后整个圈子都知道他妈的你是处女了,你就再也破不了处了。”

“错过了上学的时候,开张确实不容易了啊”,Y看到这篇文章之后,心有戚戚焉的说。

 

性生活的新准则

在那些婚前性行为已成大多数人的行为的国家,很难认为这种行为还是违反社会性规范的行为。因为所谓规范就是大多数人的行为准则。某种行为一旦成为大多数人的实践,就不应当被认为仍是违反社会行为规范的行为了。——李银河

这篇文章的核心观点在于:“婚前性行为没有什么可以羞耻的”。

李银河老师一辈子致力于中国的性解放,还在担心中国的年轻人把婚前性生活当做一种心理负担,殊不知时代已经把“掌控自己身体的自由”蔓延到让新的少数群体羞愧的地步。

在现在的中国,尤其是大城市,拥有性生活俨然已经是一种新的行为准则了。

 

贞洁、童贞曾几何时还是一个特别重要的事情。一个80后的妹子,在她少女时期如果翻过几本《读者》、《知音》的话,应该还看过因为失贞自杀的狗血故事。然而时代的更替是如此迅速,就在这群少女的成长中,时代已经天翻地覆的变化,“处女”反倒成为一个令人侧目的名词。

 

如果说没有性生活的女生已经感到焦虑,那么男生就就几乎被视作怪胎了。相亲节目《非诚勿扰》之前来一个24岁的男嘉宾,公然宣称自己没有过性经验,也希望自己未来的伴侣也是处女。

这么“政治不正确”的言论让他在节目中几乎成了被戏谑的对象,还被主持人公开评价“没(男人)味儿”。

 

可是性生活真的已经无处不在了吗?

 

2016年中国社会学年会上,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名誉所长潘绥铭,通过十六年来的全国调查做出报告,提出现在的性开放是“性意识的开放“,而在总体的性行为和性关系上实际增加的并没有那么厉害。

 

“以27-35岁这个年轻气盛的群体为例,从2000年开始,不论男女,‘无性者’的数据都一直在上升。不但没结婚,也没有过性生活的人,在2015年居然达到10%左右,预计到2020年很可能达到20%左右。”

 

性生活的年龄在提前,无性者的人数也在增加,无数的选择将生活撕扯得更碎,原本整齐划一的人群不复存在。而性和婚姻之间之间不再牢固的关系也被日复一日的冲击,也许终有一日会变成两个独立的个体。在失去了坐标轴和参考系的人生中,选择要还是不要的时候,变成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。

 

想起洗奶娃在她的文章里说:

“自己怎么开心怎么来吧,因为没人真的care”。